欢迎访问:亚洲情色,狠狠干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怀孕的警花

怀孕的警花

白色的X3宝马车在杭宁高速上飞驰着,丈夫的电话一直打不通。给老家那边打电话也因信号服务区故障无法接通,凌薇看了眼导航,再开一会就到湖州市了,到时进了服务区有了信号就可以停车打电话了。凌薇收起手机,回头看了眼熟睡的孩子,夜晚的高速上几乎没什么车,凌薇渐渐加快了速度。

  当汽车行驶至太湖市长兴县以北104国道白泥场路段时,道路因维护暂时关闭了,凌薇只能下高速行走一段乡间路绕行维修路段,再重新经104国道返回宁杭高速。

  白泥场的乡间小路坑坑洼洼,这里刚下过雨,乡间的土路变的泥泞不堪,行驶异常颠簸。凌薇小心翼翼的借着车灯照着小路行驶。童童也醒了,但并没有吵闹,因为白天玩ipad玩太久已经没电,凌薇只好把手机给童童玩、自己借着车头灯的光看着路牌指示慢慢找路。

  「碰!——」

  宝马车的前轮传来一声巨响,凌薇吓了一跳,左前轮的轮胎显示变成了红色,明显是出问题了。

  「遭了,轮胎扎钉子了?爆胎了,怎么会在这种鬼地方遇上这事…」凌薇明显感觉到车的前轮已经开始不稳,她努力稳住方向盘,缓缓地踩刹车,让车平稳的停下来。

  「妈妈,刚才那是什么声音啊?」童童害怕的叫了起来。

  「童童别担心,在车上坐好,妈妈下车看下轮胎马上就回来。」「嗯……妈妈当心—— 」童童一脸紧张的看着母亲在这个漆黑的夜晚打开门下了车。

  「呵呵,机会来了」

  看着前方的这一幕,杜胜利露出了一丝淫笑,减慢车速,缓缓靠了上去……凌薇下车检查,发现左前轮胎已经彻底瘪了,显然已经无法继续行驶了。凌薇打开X3后备箱,取出了千斤顶和备用轮胎。一个怀孕了的女人的力气,即使有了千斤顶,还是无法撑起宝马车的重量,她害怕自己用力过度,影响肚中的胎儿。

  远处开来了一辆车,凌薇擦了一把额角的汗珠,朝车灯光开来的方向挥了挥手。

  车丝毫没有停下的迹象,扬长而去。

  凌薇继续回到车边,又努力试了试,车还是纹丝不动。

  这该怎么办啊,自己一个怀着孕的女人,还带着一个孩子,在这荒山野岭,前不着村,后不着店的地方抛锚,老公还不在身边,真是没有比这更郁闷的事了。

  凌薇并没有惊慌,她找到了保险公司的电话,拨打了客服热线,希望通过语音服务,得到保险公司的救援。但不巧的是,等待时间似乎要十分钟左右,才能接通人工服务。凌薇只能回到车里等着。

  就在这时,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开了过来,凌薇仿佛看见了救星,跳下车焦急的向面包车挥手,生怕这辆车再次视而不见。

  面包车很配合的缓缓地向凌薇驶来。面包车里,几双散发着炙热火焰的目光,盯着车灯前那个穿着长靴露着一截大腿,不断挥手的漂亮女人,男人的嘴角已经开始分泌唾液。

  「姑娘,需要帮助吗?」老黑跳下了车,向凌薇走去。

  「师傅,我的车爆胎了,我弄不动千斤顶,蛮烦您能帮我一起换一下轮胎吗?」黑暗中,凌薇悦耳的嗓音飘进了老黑的耳朵里。

  「哎哟姑娘,您太客气了,我就是修车的,这点小活儿难不倒我,我直接帮你换了吧。」热情的老黑马上答应。

  「那真是太感谢您了师傅。您要不要喝点水,我车上有。」「不用不用,赶紧换了,我还赶路拉货呢。」

  凌薇松了一口气,挂断了保险公司的电话,心里想着多亏有好心人及时相救,这保险公司还是不靠谱,等接通了人赶过来救援,还不只要在这乌漆嘛黑的夜晚里等多久。回去一定要换一家。

  「姑娘,您进车里坐着吧,站在外面也挺冷的,你看你穿这么点衣服,还露着腿,不冷吗?」

  凌薇心想自己一个人回车里坐着,把热心的师傅一个人丢外面连车带自人一起用千斤顶撑起来,怪不合适的。就婉言谢绝了。」没事,我还好,不冷的「。

  凌薇虽然嘴上说着不冷,可双腿却并紧了,即使穿了天鹅绒的厚裤袜,依然抵挡不住山区夜晚的寒风。

  老黑埋头换着车轱辘,凌薇就站在他身旁,只要稍稍一转头,凌薇裹着长靴的肉丝腿就可以全部映入眼帘。但老黑没有这么做,他一边着干活,一边斜着眼偷偷往凌薇的腿上直扫。这一看不要紧,差点没看出鼻血!那是多么诱人的一双美腿啊。浅驼色的过膝长靴紧紧的包裹着凌薇的纤纤玉腿,靴子后面还系着一根蝴蝶结状的带子,收紧在大腿上。黄色的车灯照在凌薇的腿上,靴下肉色的裤袜正散发出暖暖的光泽。那弱弱的哑光低调含蓄,诱人心脾,有一种说不出的朦胧美。

  「这靴子太他妈骚了!一定要把这靴子扒下来,好好舔舔这女人的丝袜腿!

  」老黑心里默念。他哪儿还有心思操弄千斤顶,自己裤裆里的千斤巨物倒是已经顶起来了。

  「师傅,快弄好了吗?」凌薇看车轮胎半天没点动静,问了句。

  「哦哦。快了,你这轮胎有点紧,不是很好弄」「不急,师傅」

  为了不让凌薇发现自己被顶起的裤裆,老黑有意把屁股向后顶,就像是在撅屁股一样,同时上下按动按压千斤顶,动作很是滑稽。

  「快看!!老黑勃起了「。黑灯瞎火的车里,麻子眼尖,一眼就看出老黑起了生理反应。

  「谁不是呢?……」坐在后排观望的杜胜利指了指自己两腿之间,那里早已一柱擎天。

  「我也是……我都快好了呃……」陈峰则更直接,已经解开裤裆,掏出鸡巴盯着凌薇的腿开始打飞机了!」这一路开来脑子一直在想,不停的在想!根本停不下来。现在亲眼看到她,还是个怀了孕的女警……我操,我再不撸两下缓一缓,自己都能直接流出来啦!」「

  「瞧你那点出息!」杜胜利骂道。」瞧瞧麻子多淡定!「「杜哥,我,不瞒你说,也早就不淡定啦!」麻子指着自己涨成一个大鼓包的胯下说到。「

  「都给我忍着,一个个都硬着怎么行动!赶紧软下去,一会要干活了」杜胜利冷冷地说道。

  这时,老黑已经帮凌薇把瘪了的轮胎卸下。他偷偷瞄了眼轮胎,上面扎了根又粗又长的钉子。看着周围荒山野岭的,突然冒出这么老大一根钉子,不像是偶然掉这儿的。「应该就是秋风提前埋下的吧!」老黑暗喜,看来这一切早有准备。

  他把备用轮胎重新装上,趁凌薇不注意,每一根螺丝都故意不拧紧,甚至还少拧了一个。有过修车经验的他知道,这轮胎开不了多远就会飞掉。

  凌薇感激道谢老黑,但殊不知,这是一个蓄谋已久的陷阱。

  「妈妈,车修好了啊!」看见凌薇回来,童童的心也放了下来。

  「对亏了一个好心的叔叔帮忙,妈妈一个人真弄不动。」「太好了」,童童开心的继续玩凌薇的iphone。

  宝马重新开启,在泥泞的道路上继续向前缓缓行驶。

  再过了这个弯,前面一个路口左转,就能回到主路上了,凌薇看着路边的临时指示牌自言自语。

  「童童,到了爷爷奶奶家要听话啊,多帮奶奶干干活,奶奶最疼你了……」凌薇温柔的问道。

  童童没有抬头,低头用凌薇的手机玩着植物大战僵尸。

  过了一会儿,忽然,童童问道:「妈妈,你今天腿上穿的这种是叫打底裤吗?」「你问这个干什么?」凌薇很奇怪。

  「你先告诉我。」童童神秘的笑笑。

  「妈妈今天穿的不是打底裤,打底裤是不带袜子的,妈妈今天穿的叫连裤袜。

  童童怎么突然关心起妈妈的袜子来了?」

  「那袜子是什么颜色的呢?」

  「妈妈穿的肉色。童童,你在和谁聊天吗?」凌薇心里一串疑问。

  童童一边用小手打字,一边回答:「我和杜叔叔玩游戏呢。」「杜叔叔?哪个杜叔叔?」凌薇疑问更大了。

  「他说他是妈妈的朋友啊,杜叔叔可好了,带我吃过好吃的,还给我买玩具。」凌薇一直在想这个杜叔叔究竟是谁,认识的朋友里面好像也没有哪个姓杜。

  这时童童忽然问道:「咦?这句话什么意思啊,杜叔叔说他今天晚上要强什么妈妈,这是什么意思呀?」

  说着童童将手机屏幕向前展示给凌薇。

  凌薇心里有种不详的预感,她赶紧将车在路边停下,接过手机。看到屏幕上显示着最新的一条微信,内容是:「叔叔最喜欢肉色的连裤袜了,那妈妈的裤袜穿了几天呢?臭不臭?叔叔突然好兴奋!叔叔今晚就要强奸你妈妈!」,发信的人叫:爱妈妈丝袜的人。

  看着这样的文字,凌薇脑子瞬间就炸了。来不及细问,凌薇赶紧删了这个怪人,并彻底拉黑。

  「咚咚咚……」,车的窗户突然响了,有人在敲车窗玻璃。

  凌薇猛一抬头,之前那个「好心」帮自己换轮胎的人正站在车窗边,手里拿了一个黑色的橡胶棒,正笑眯眯的用橡胶棒不断敲打车窗玻璃,嘴里还喊着:

  「杜叔叔要来啦,杜叔叔要来强奸妈妈啦!」

  凌薇大惊,花容失色,赶紧挂挡踩油门。

  「童童,坐好!!」

  「哇……」童童被突然的意外,惊吓得大哭。

  发动机发出了尖锐的呼啸,箭一般的冲了出去。可是还没开出去10米远,左前轮就突然飞了出去!失去平衡的宝马车一个突然的急刹车,几乎侧翻出去,斜着车身滑下了路肩。失去了前驱主动轮,无论凌薇再怎么踩油门,就只剩下右前轮在泥泞的土沟里空转了。

  「童童!!你没事吧!」凌薇发疯一般的转身看向后座。万幸的童童并没有受伤,但止不住哇哇大哭。

  「哇……哇……」

  「糟了,刚才那是个陷阱。「突然发生的意外并没有让凌薇慌乱,她赶紧把车门全部锁死,从地上捡起自己的手机,迅速拨打110。

  「砰!!」侧窗玻璃突然被钝器砸得粉碎。

  「呀!!」童童吓得捂住耳朵尖叫!

  「童童小心!」飞溅的玻璃碎渣在车内喷的到处都是。凌薇110的拨号键还没来得及按下去,一个黝黑健壮的胳膊透过砸碎的车窗,抢先拍飞了凌薇的手机。

  「想打110,太迟啦!!」老黑爆发出可怕的怪笑,赶在凌薇俯身去捡手机之前,解锁车门,一把将凌薇拽出了车门……「啊!!」

  凌薇踉跄了几步,重重的摔在里地上,翻滚了几下,风衣和长筒靴上都溅上了泥巴。

  「啊!!!妈妈!!!」童童看见母亲遇袭,尖声哭喊。

  「童童!」摔在地上的凌薇爬起身,拼命的冲向宝马车,重新把车门关上,并按下了车门锁。遇袭的母亲,在危难到来的那一刻,第一时间选择了保护自己的孩子,把孩子锁在车里。

  可是她那窈窕的后背却被暴露在老黑面前……

  「砰!」,一声闷响,老黑一记重拳,重重击打在了女人的后背上。

  「唔!」,感觉五脏六腑几乎快移了位,伴随着一阵穿心的剧痛。凌薇感觉嗓子眼一股甜甜的东西直往上涌,差点吐了出来。

  不远处面包车的门滑开了,几个黑影跳下车,朝凌薇这边跑来。

  「骚女人!受死吧!等你多时了!」老黑卯足了劲,一掌朝凌薇的后脖颈劈了过去。

  忍住剧痛的凌薇不知哪里来的一鼓勇气,一个侧翻身,躲开了这致命一击。

  老黑势大力沉的一掌直接劈在了车门上,力大的反弹了回来。

  说时迟,那时快,凌薇利用老黑一掌劈空的间隙,抬起修长的玉腿,朝着老黑的胯间向上踢去。小腿胫骨准确的踢中老黑硕大的睾丸。

  「嗷!!……」老黑被踢中了命根子,还是睾丸最软弱的部分,痛的直接跪了下来。

  凌薇的背后突然传来一声怪叫。

  「去死吧!」

  听到耳后传来风声,凌薇一个敏捷的躲闪,轻巧的躲过麻子从背后突然打来的一棍。啪的一声,一根木棍直接拍在地上,麻子不但没打着,木棍打在地面上反而震得手掌虎口发麻。

  凌薇瞅准机会,抬起腿,用靴子的靴跟朝麻子的腿弯处踹了过去。麻子也惨叫一声,直接被凌薇踹跪在地。紧接着脸上就挨了凌薇一拳。麻子鼻孔流血,向后倒了过去。

  曾经刑警出身的凌薇虽然离开警队多年,但擒拿格斗的基本功尚在,即使怀着身孕,在危难遇袭关头却给了凌薇巨大的勇气。

  凌薇捂住胸口,一边咳嗽,仿佛要咳出血来,一边踉踉跄跄的向车奔去。

  「妈妈!!……呜呜呜……你没事吧!!」童童被突如其来的意外吓得泣不成声。

  「别害怕孩子!妈妈是警察,妈妈保护你!」凌薇喘着粗气,波浪卷的秀发被汗水一缕一缕的粘在脸颊上。她爬进驾驶室关上车门,想找回手机打110报警·。可怎么也找不到了!

  「凌警官,您要找的东西在这里吧?」

  窗外响起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,听起来似乎有一些耳熟。

  「你是谁?」

  车外,一个手机屏幕的亮光在黑暗中左右来回晃动着。借着微弱的光线,依稀可以分辨出是一个圆脸微胖,满脸胡渣男人的面孔。

  「是你!!……」凌薇瞪大了眼睛「没错,就是我,凌警官,我说过我们还会见面的,没想到这么快啊!「杜胜利的笑容阴森恐怖。

  地上的老黑和麻子,也挣扎着爬了起来。

  「操,还真是女警察啊,下手那么重,差点踢碎命根子!」「杜哥,快,快把她抓住!绑起来!狠狠的肏她!」「你想怎样?」凌薇面无惧色,厉声喝道。「别做梦了!我是警察,我劝你最好别惹我!」

  「我想怎么样?呵呵,一会儿你就知道了!「杜胜利冷笑了一声,使了个眼色,老黑和麻子又扑了上来。

  眼看老黑麻子一起冲到车门前,凌薇松开车门把手,瞅准时机,一脚踢向车门。没有准备的老黑麻子被宝马车门撞了个趔趄,绊倒在一起。她趁机跳下车,抬起修长的玉腿,一脚踹向老黑的裆部。长筒靴的方跟再次准确的集中了老黑的裆部,把刚准备爬起来的老黑又踹倒下去,捂住裆部直打滚。

  「嘛也!!!痛死老子了!!!」老黑大声惨呼。

  凌薇这一腿踢得够狠,隔着长筒靴的鞋跟,都能感觉到老黑裆部那一大团肉乎乎的东西。

  「臭婊子敢打我黑哥!」麻子见老黑被打倒,抄起地上的木棍,朝凌薇脸上全力劈过去。

  身轻如燕的凌薇一个轻巧的侧身躲过,反擒住麻子的胳膊,借力发力,顺势一个反扭。

  「嗷!!!」麻子发出杀猪叫一般的惨呼,胳膊仿佛被拧折了一般,手里的木棍一下掉落在地。

  漂亮的擒拿,凌薇轻松夺下了麻子的木棍,顺势反击,又狠狠给了麻子一棍子。麻子举手去挡,但凌薇速度极快,赶在招架之前,一棍子击中麻子侧脸。

  「啪!」麻子轰然倒地。

  「凌警官威风不减当年嘛……」背后忽然传来了杜胜利的声音。

  凌薇一惊,赶紧转身一棍子扫了过去,结果却被杜胜利手中的棍子招架住,反弹了回去。

  一击未成的凌薇抬起长腿,瞬间又是一个侧踢反击,不给敌人丝毫喘息的机会。但因为穿着连衣裙,制约了踢腿的速度,杜胜利不慌不忙抬起大粗胳膊,挡住了凌薇这踢来的一腿。

  凌薇见两下都没打着杜胜利,眼神里闪过一丝惊慌。但又马上镇静下来。

  「凌薇,别害怕,冷静下来,罪犯是打不赢你的,童童和我都会平安无事!」凌薇心中默念,她凤眼一抬,轻蔑的瞪了杜胜利一眼。「怎么?还想挨打么?!」「哟,凌警官果然不是一般女人,见识到了!但我劝你识点相,老老实实跟我们去个地方。我们各取所需,你们母子平安,怎么样?」「呸!流氓还敢跟警察谈条件?今天白天就该把你扭送派出所。赶紧滚!」凌薇不甘示弱。

  杜胜利爆发出一阵可怕的怪笑,「哈哈哈哈哈,流氓们的屌一个个都硬爆了,都在等凌警官出招制服我们呢。」说完疯狂的朝凌薇扑了过来。凌薇赶忙招架,两人瞬间打成一团。

  杜胜利虽不及老黑那般蛮力巨大,但力道迅猛的同时速度快了老黑很多。看着眼前这个气喘吁吁的人妻女警,杜胜利像吃了兴奋剂一般愈战愈勇,甚至在扭打过程中屡次碰到凌薇的胸部,屁股,大腿等敏感部位。那柔软的乳房,富有弹性的屁股和修长的双腿,让杜胜利的性欲被不断地挑逗高涨。凌薇虽然刑警出身,但毕竟也离开一线多年,还是怀着身孕的母亲,不一会儿便香汗淋漓,气喘吁吁……在搏斗中渐渐的体力不支。凌薇的心理清楚,另外两个被自己打趴的罪犯很快就会爬起来,如果不能速战速决,自己将面对以一敌三的被动局面。而且自己一旦有一个闪失,很可能就是一死两命的惨剧。但她也许没想到,杜胜利要的根本不是命,而是她整个人,甚至是她想都想不到的更变态的东西……服刑多年沉寂已久的他,如今猛虎出笼。再次面对这个曾今亲手逮捕自己的女警,杜胜利发誓要报复,拼命的报复,把那压制已久的欲望统统发泄在这个女警身上,想到这里杜胜利舔了舔又肥又厚的嘴唇,下体往前挺了一挺,抬起胳膊一副要再次扑上来的架势。

  「机会来了!」凌薇读出一丝破绽,瞅准机会,一个侧踢朝杜胜利暴露出的肋下踢去。

  可她显然低估了杜胜利的这一身横肉……

  长靴虽然精准的踢中杜胜利的肋下,但杜胜利却明显感觉到这一记侧踢的力量变弱了很多,他并没有倒下去。

  凌薇一惊,看一下没有击垮杜胜利,又抬起长腿,再次踢向杜胜利跨下。

  可这一次她没有那么幸运,踢出的腿直接被早有防备的杜胜利一把接住,紧紧抱在怀里。

  「糟了!」腿被对方抱住,只能靠另一条腿支撑,凌薇几乎要失去平衡。

  「好美的腿,这长靴真不错,这么骚的长靴配肉丝,不知道闻起来味道怎么样呢」杜胜利口喷污言秽语,羞辱着凌薇,弯腰俯身,居然直接在凌薇的大腿上,隔着肉色的裤袜亲吻了起来。

  「啊!!你干什么!」

  凌薇大惊失色,她根本就没想到罪犯会在这个紧要关头,变态一般抱着自己的腿亲吻!她的腿就从来没有被人亲过,哪怕是深爱自己的丈夫,也从来没亲过自己的腿。

  坚硬的胡渣扎破裤袜,扎在凌薇光滑的大腿上,感觉就像是一个恶心的蜈蚣在腿上爬。引以为傲的长腿被突然的亲吻变得敏感,凌薇敏感的抖动起来。

  「放手!放开我!!」凌薇拼命挣扎,想抽回自己的腿。可是腿却被杜胜利抱的死死的。那长筒靴裹腿裹的太紧,靴筒还被带子束紧,根本无法把腿从靴子里抽出。原本以裹腿修形为美的的长靴,此时却变成了制约自己的束缚,凌薇都快急疯了。

  身后的麻子悄悄重新爬起。他见凌薇背对自己,跳了起来,一记飞腿踢来……

  「啊!……」,黑暗中传来了女人凄厉的惨叫。这一次轮到了凌薇的膝弯反被麻子踢中。小细腿都快被麻子踹断了,她惨叫着跪了下去……眼看凌薇就要倒下,再不放开凌薇的腿,她就要骨折了。「这么好的腿可不能折了!」杜胜利赶紧顺势放开手,在凌薇跪下地之前,把凌薇猛地向前一抛。

  凌薇瞬间飞了出去,在空中划过一道抛物线,重重的摔了出去,后背撞在一块大石头上,发出「砰」的一声闷响……

  「快!赶紧!这女人有两下子,要彻底把她制服喽!」杜胜利大声喝道,和老黑麻子一起围了上来。

  紧要关头,一直在面包车里望风的陈锋也跳下了车参与群殴。

  四个人冲了上来,把凌薇团团围在中央。

  你一脚,我一脚,他一脚……

  你再一脚,我在一脚,他再一脚……

  残忍的罪犯疯狂的踹着凌薇虚弱的身体,凌薇下意识的脸朝地趴在地上,尽最大努力的保护住自己的腹部。伟大坚强的母亲,再悲剧即将到来前,用自己的血肉躯体,承受着罪犯一脚又一脚的践踏,保护着肚子里孩子的一线希望。

  「不,不会,我不会死!……」凌薇的嘴角已经流出鲜血。不知是在吐血,还是嘴角被划破的伤口。

  「刚儿差点把我蛋蛋都踢碎了,现在都还给你啊!呜哈哈哈哈……」老黑嘴里喷着吐沫星子,边踢边骂。

  「啊!啊!住手……」

  “ 凌警官开始喊住手啦!刚才那威风劲儿呢!现在呢?”

  凌薇捂着肚子,绝望的望了自己的车一眼。车窗前,童童正趴在窗户上,手不停地乱扒,大声的哭喊,那嘴型仿佛是在喊。」妈妈!!妈妈!!」可是凌薇听不见,连视线也渐渐模糊,不知那是泪水还是泥水。

  ……

  耗尽体力的她发现自己被人翻了过来,仰面朝天。

  天空是那么的灰暗,看不见一丝星光。在她失去意识前,一个一身横肉的身影站在她面前,手里拿着一捆麻绳,粗鲁的在她身上捆了起来…………

  五花大绑着的凌薇,被老黑和麻子抬上了面包车。连身的毛衣裙向上翻起,整个肉色的丝袜臀都露了出来。残忍的杜胜利把凌薇捆的像个粽子一般,连大腿也不放过要缠绕几道。天鹅绒的裤袜已经在扭打中开了丝,呈蛛网状遍布大腿内侧,露出雪白的大腿嫩肉,配合破烂的裤袜看的更让人热血沸腾!

  凌薇自己的宝马X3也被重新装上了备用前轮,只是开车的人已经不再是凌薇了。

  车重新开上了公路。两辆车一前一后沿着乡村小路行驶着,渐渐消失在夜幕的尽头。

  杜胜利开在前面,他坐在凌薇的驾驶座上,享受着胜利的喜悦。他满足的嗅着空气中凌薇残余的香水气息,点上一根烟,抽了起来。

  开在后面的五菱宏光面包车里,被俘的女警眼睛被蒙住,被捆的像个粽子,侧身倒在货舱的地上。她胸前的长毛衣已经被整个撕开,胸罩已经不见了,两颗雪白丰满的乳球,被绳子勒的突了起来。原本被长毛衣盖住的大腿,现在完全暴露出来。那双浅驼色的Lowland长靴依然穿在腿上,只是大腿中间伸出了一根布满青筋的黑色的阳具,正夹在女警的大腿中间,不断地进进出出……阳具的龟头涨的发紫,顶端的小口是一颗米粒大的马眼,伴随着来来回回的摩擦一张一合,仿佛随时都会有一股液体喷发而出。摩擦大腿的肉棒一跳一跳的,有节奏的进出着女警的腿缝间,充分的享受着着摩擦天鹅绒的质感。大腿上的肉色裤袜已经破了好几个口子,而肉棒却尽挑丝袜抽丝的部位来回抽插,把抽丝的部分越顶越多。

  昏迷中的女警渐渐恢复了意识,她仿佛感觉到了自己双腿间的异物,徒劳的挣扎着双腿,但早有准备的歹徒特意把她的腿也捆了起来,将肉棒强行挤入女警的大腿缝隙间进行腿交。那种束缚下的丝袜腿挤压肉棒的快感,真是爽的让人难以言喻。而在十几分钟前,这双美腿还用凌厉的攻势,把老黑麻子踢的落花流水,转眼间却彻底沦为了男人泄欲的工具。一想到这里,一股强烈的兴奋就忍不住直往老黑头上涌,再一想到这个女人的身份,老黑就更加把持不住。他用手死死的按住女警的大腿,身体从女警背后紧紧贴住那柔软的躯体,鼻子·呼吸着凌薇秀发散发出的香味,腰部加速抽动了几下。

  女人仿佛感觉到要发生什么,身体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,挣扎,想甩开双腿间不断抽插的肉棒。但自己越是挣扎,身后的男人反而将自己抱的越紧。在一阵激烈的摩擦下,男人的身体僵直住了。

  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噗噗噗的从凌薇双腿间激射而出,一道又一道的喷向前方,洒在了车地面上。残余的精液不断从马眼里流出,顺着肉色的丝袜大腿,一滴滴的往下流。

  「卧槽!这么快就射了,用这种肉丝腿腿交真他妈比操比还刺激!」老黑一脸意犹未尽,粗糙的大手还在凌薇的屁股上乱摸。「这腿差点踢断老子的命根子,我还以为以后射不出来了呢!没想到更快勒,嘿嘿,一定要好好干这* 腿」。

  「呜呜呜!」被堵住嘴的凌薇仿佛要说什么,她的胸部剧烈的上下起伏着,心里仿佛有着说不出的憋屈。

  「有什么话还是留着到家说吧!」麻子头上戴着凌薇的胸罩,探出脑袋说到。

  溢出的泪水已经打湿了蒙眼的黑布,凌薇低声抽泣着,只是没有人看得出。

  「老黑,赶紧让开,该我了!!」麻子扑了上去。

  老黑不情愿的抽出疲软的阴茎,把最后溢出的一点残余精液,也抹在了凌薇大腿上。而脱了裤子的麻子却没有选择凌薇大腿的裤袜,而是把肉棒从凌薇小腿长靴间的缝隙中强行挤入,隔着长靴的靴筒,直接抽送了起来。

  麻子从见到凌薇的第一眼开始,就被她腿上穿的这双Lowland长靴深深吸引。

  过膝筒靴配合裤袜的搭配,穿在这样一个成熟的人妻少妇身上,配合贴身的长款毛衣裙,真是有说不出的韵味。他发誓抓住凌薇的第一件事,就是要用这穿着靴子的小腿夹着鸡巴来一发。

  「麻子我操!还是你会玩,居然直接操靴子,我咋就没想起来呢?」老黑看着操着凌薇靴腿的麻子,一脸羡慕。

  「呜呜呜!」凌薇仿佛又在说什么,像是在叫骂,被捆住的两条腿也开始不断乱踢,将麻子肉棒甩了出去。

  「嚷嚷啥呢?老实点!要是再哼唧,刚才就是你见你儿子的最后一面!「麻子掏出小刀,抵在凌薇的脖子上。」腿不要动哦,我要插入了!「麻子重新将涨的发紫的肉棒挤入凌薇的小腿之间,继续抽插起来。

  凌薇停止了挣扎,默默忍受着屈辱的靴交。她的靴腿紧紧挤压着住麻子的鸡巴,麂皮的绒面材质带来了强有力的摩擦,那强烈的触感和在裤袜上摩擦是完全不同的。不一会儿麻子的肉棒就涨的发紫。

  「凌……凌警官,你的骚靴夹的我的鸡巴好紧啊……」麻子的声音已开始颤抖,「唔,唔,好,好舒服,真的好舒服……嗯,好想射……哦……哦·……」老黑看麻子有想射的迹象,提醒道:「别射靴子上啊,杜哥还没享用呢,咱不能给弄脏了!」

  麻子伸出一只手握住住凌薇的靴脚,用手指不断挤压着靴尖,感受着靴下那双柔软的丝足。即便隔着靴子,麻子也能感觉到女人那玲珑秀气的小脚,正包裹着肉丝,微微的颤抖着。他用里一只手在凌薇纤细的小腿上来回摩挲,感触着靴子的麂皮绒面质地,下体不断地加速抽插,发起了最后的冲刺。

  「太……太爽了,靴!靴交!我,我要射!!!」麻子的身体一阵激烈的抽搐,几股又白又稠的精液连续快速的喷了出去,射的一地都是。虽然麻子倍加小心,可是精液还是有几滴流到了靴子上。

  喷发后的肉棒很快疲软了下去,麻子抽出下体,赶紧撕了张纸在凌薇的靴子上擦了擦,生怕留下痕迹被杜胜利发现。

  「射的这么快!」

  「是啊,第一次靴交,实在把持不住啊」

  「快到了嘛?到了我也来试试,嘿嘿……」

  「还得再开个半小时吧,急个啥!」

  凌薇听见身边的男人这么交谈着,她的心跳开始加速。

  「童童……你在哪里?妈妈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!」悲愤交加的凌薇心里默默的念到

  【完】[ 此帖被manma在2019-03-01 09:54重新编辑 ]


友情链接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